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战略格局

叙利亚战争启示录:新型“混合战争”走向前台

2018-01-19 12:35编辑:admin人气:


  

 

 

本文摘自《叙利亚战争启示录》 马建光 著 原题:“混合战争”引领制胜机制

  2007年,美国军事专家弗兰克•霍夫曼提出,传统的“大规模正规战争”和“小规模非正规战争”正逐步演变成为一种战争界限更加模糊、作战样式更趋融合的混合战争。以此为背景,其专著《21世纪冲突:混合战争的兴起》于同年问世,围绕“混合战争”的思考与争论就此开始。霍夫曼在专著中指出:“混合战争是为实现政治目的,在战场上同时协调运用常规武器、游击队、恐怖分子和犯罪活动的复杂组合。”在车臣战争、阿富汗战争、伊拉克战争、黎以冲突等战争经验基础上,霍夫曼吸取近代先进战争理论,提出、形成系统而独到的“混合战”理论,并风靡美国防务界,两年后开始逐渐主导美国军事建设与战备。至此,混合战正式为世人所知,并在后来的“战争实践”中实现理论的完善,最终促成其本身的“跃进”。

  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大概是距今最近的混合战运用。尽管俄罗斯不太承认这个观点。因作战效果卓著,又因俄联邦武装力量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大将的一篇论文,将俄军在叙利亚战场上的行动打造成了混合战争的“样板”。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较之其他战例,能进一步地反映混合战争的本质与特点。

  据分析,美国在格鲁吉亚、乌克兰及吉尔吉斯斯坦等独联体国家发动的“颜色革命”深受霍夫曼“混合战”理论的影响。尤其是2013年与2014年之交的乌克兰危机,展现出了混合战争更为丰富、灵活的内涵和形式。与此相对,俄罗斯在克里米亚和叙利亚的一连串成功的军事行动,令俄军娴熟的军事技巧大放异彩,堪称混合战争的典范。有趣的是,上述两个“权威”对混合战争的理解却各有侧重。不论是哪一方,都不愿承认自己使用了“混合战争”,并同时对方使用混合战来攻击自己。

  混合战争之所以独特,堪称一种“新地区战争”,就在于其是建立在现代战争的特殊背景之上。混合战争一方面继承了有限战争的理性与克制;另一方面,在经济全球化的平台上,这种战争形式借科技的发展而迅速演变。而霍夫曼的研究与推崇,将混合战争引入美国、俄罗斯等大国的视野中。在这段时期,混合战争在高科技与决策体制的支持下,协调性与针对性大幅强化。而混合战争这种特点,恰好符合大国打“有限战争”的迫切要求,混合战争因此具备相当的“隐蔽性”。这是以往的局部战争远远不能及的。故而只有这个时代,才能浇灌出混合战争这朵奇葩。同时,基于混合战争的形式与特点,要打好未来混合战争,应对混合战威胁,最根本的就是统筹战略资源和运用战略手段,提高应对各种安全威胁的综合能力。

  作为对未来“混合战争”的准备,美国人选择将目光投射到恐怖组织、更精确的打击和更全能的军人上。联想美军在阿富汗战场上的狼狈,可以认为这是一场针对反恐战争的亡羊补牢。此后,无论是席卷中亚、东欧的“颜色革命”,还是俄军干净利落的军事行动,相较于霍夫曼时期的理论来说,在形式与内容上都堪称突飞猛进。开展这种军事行动,需要决策层具有极高的综合战略决策、战略资源统筹、战略手段综合运用技艺。一旦控制不当,越过战争红线,给西方以口实,即使俄军计划再精密,军队再强悍,也终将是竹篮打水。所以,整体上看,这种战争的规模、范围都必须严格受限,且这种限制是主动的。

  首先,混合战争理论建立在有限战争的基础之上。显然,作为混合战争理论的直接来源,美反恐战争、黎以冲突,或是大国对小国的战争,或是有大国背景的小国战争,亦即都是局部战争。同样,包括日后混合战争的发展,也都没能摆脱有限战争的形式和影响。而战争由“被动受限”到“利用限制”的转变本身,就是在强化战争的有限性,并在这种有限性中寻求“超限”。之所以会有这种转变,正是在科技发展迅速的科技时代、信息时代才能实现的。

  其次,混合战争或许只能以局部战争的形式出现。曾有人预言,未来的全球战争或将以混合战争的形式出现。但混合战争的“根”是局部战争,“灵魂”是战争双方的政治与军事自觉。这种战场上的“自觉”,就好比“切香肠”:每一步都不足以引发战争,但几步下来却将引发战略性的转折。而一旦这种“契约”被打破,就势必意味着战争发动方在国力与武力上都有绝对的自信。混合战争最显著的标志是战争手段、样式甚至战争主体之间的“混合”。而这种“混合”绝非纯粹的军事领域。恰恰相反,常规军事力量作为混合战争中很少的一部分,地位精微而关键。其实,高度渗透的外交、经济、舆论等国际政治手段,才是战争前期准备与实际操作的重头戏。可这些在以“称霸”为目的的全球战争中,是几乎不可能实现的。

  因此,若想了解混合战争,必先从有限战争的形式演变找出塑造其性质的根源。“战争是政治的延续”,是时代的变革改变了战争,也改变了当今世界的政治环境。

  囿于现代战争的诸多限制,在借助国外战场弱化“战争事实”的同时,政治本身也被融合在战争当中,成为战争的一部分。只有各种行动协调精确,才可以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事半功倍、达成甚至超额完成预期使命和任务,这在西方煽动的历次“颜色革命”事件和俄罗斯的两场军事行动中有所体现。时代推动和设计了“混合战争”,而限制战争的政治因素则担当实际的执行者,最终在发展中与战争渐渐融合。★

(来源:未知)
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www.odints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
钧正平:如果战争来临 你能率兵出征么?

钧正平:如果战争来临 你能率兵出征么?